归纳企业因而走访送温暖,路上遭交通事故

综合公司通过走访送温暖

近期,黔金煤业坚持遵循科学管理,创新管理思路,采用多项举措保证矿井安全生产。

图片 1

近日,随着冷空气来袭,综合公司党政领导深入各班组走访,把组织的温暖带到各个工作岗位。通过走访,沟通,询问各个岗位职工在上班期间的冷暖问题,上下班交通安全问题,和在工作上有何需求,并嘱咐所有职工严寒天气上下班一定要乘坐安全的交通工具。同时也把临近年底,单位关爱职工的政策带到职工中间,叮嘱困难职工崔某和郭某等人把困难申请和住院票据都收集粘贴好,尽快交上来,以便于工会根据实际情况给予照顾和帮扶

该公司全方位多角度进行宣传教育。在职工上下班必经之处悬挂安全标语,在井口处悬挂安全漫画、安全理念牌板20多块,充分利用广播、宣传栏、黑板报等多种形式,营造浓厚的安全氛围。

马某是北京某贸易公司聘用的司机,平时主要根据公司的安排在老家吉林和北京做运输工作。这一天,他跟往常一样搭乘同事的货车回吉林待命,结果在路上发生了严重的交通事故。经鉴定为八级伤残,于是马某先向门头沟区劳动仲裁委员会申请确认自己与公司存在劳动关系,随后又拿到了人社局开具的《认定工伤决定书》。但是公司不但不赔偿反而向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法院经审理,驳回了原告公司的诉讼请求。

澄合 董矿综合公司 孟慧珊

狠抓职工培训学习。重点学习《新安规》、《操作规程》等,抓好“一通三防”、机电运输管理、顶板治理等培训,进一步增强广大职工的安全意识和综合防护能力。

法官说法

强化现场监督管理。除坚持正常的安全检查外,在隐患地点及时悬挂“提醒牌”,还不定期进行抽查,查“手指口述”、“风险预控”、“隐患辩识”等执行情况、查各项记录是否完整、查安全薄弱环节等方式,为职工创造一个安全零隐患环境。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项规定,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

采用亲情人性化管理。该公司领导定期走访慰问职工的生活,及时了解掌握职工的思想动态,以和睦促安全、以真情暖人心,筑牢安全生产“第二道防线”,有效地促进了安全生产。

根据《北京市工伤认定办法》第九条第二款,对于“上下班途中”的认定,应综合考虑职工上下班目的、路途方向、距离远近及时间等合理因素。

故本案审查焦点在于,第三人马某是否系在上下班途中的合理时间、合理路线内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

关于“合理时间”的认定

所谓合理时间应为职工以上下班为目的的在途时间。一般而言,时间因素认定难度较小,可以根据用人单位的管理规定进行确定。随着社会的发展,新类型职业不断出现,有些职业工作时间、工作地点不固定。比如“外卖小哥”,对于此类工作“合理工作时间”的认定,要结合工作性质和职业特点进行判断。

本案中,马某系原告所聘用的司机,二者未签订正式的劳动合同。马某工作形式是,完成一次出车任务后在宿舍稍作休整,根据公司安排再出车;或在阶段工作完成后,搭乘公司其他车辆回吉林老家等候安排,在接到工作通知后,再前往北京。

故马某的工作时间属于不固定,其工作时间是出车任务期间。因此,法院认定,马某搭乘公司其他车辆返回吉林老家的在途时间,属于上下班途中的合理时间。

关于“合理路线”的认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规定,对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情形为“上下班途中”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在合理时间内往返于工作地与住所地、经常居住地、单位宿舍的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

在合理时间内往返于工作地与配偶、父母、子女居住地的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

实践中,职工存在多个居住地的情形比较常见,比如,职工工作期间住在宿舍、周末回配偶居住地,不定期回父母居住地等。

法院对于是否属于“上下班途中”的认定,一般从时间和路线两方面进行判断,综合考虑职工上下班目的、路途方向、距离远近等。

本案中,现有证据显示,马某系在公司安排下搭乘车辆回家,原告在庭审中亦自认对马某搭车回家的行为采取默认态度。此外,原告提供的宿舍仅限于临时居住使用,并不是马某的经常居住地。因此,综合考虑马某的工作性质及工作流程,法院认定,交通事故的发生地点在马某下班途中的合理路径之内。

关于“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的认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规定,在认定是否存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项“本人主要责任”等情形时,应当以有权机构出具的事故责任认定书、结论性意见和人民法院生效裁判等法律文书为依据,但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事故责任认定书和结论性意见的除外。前述法律文书不存在或者内容不明确,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就前款事实作出认定的,人民法院应当结合其提供的相关证据依法进行审查。

本案中,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交通支队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证明》载明,马某系乘车人,道路交通事故成因无法查清。根据此起交通事故的民事判决,两方司机对交通事故的发生各承担50%的责任。因此,法院认为,被告作出马某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交通事故的认定,并无不当。

来源: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法院

作者:马冬梅 陈杰

编辑:高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